English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
400-006-7386
021-50681768


首页     关于我们     企业业务     个人业务     委托向导     保密协议     经典案例     侦探新闻     联系我们  
 
企业业务
企业竞争对手调查
商业欺诈调查
诉讼取证与资产追踪
企业内部人员安全监控
知识产权调查
背景调查业务
违反竞业禁止调查
个人业务
婚前背景调查
婚姻挽回协助
婚姻忠诚度调查
分手大师业务
人员行踪协查
专业寻人找人
疑难杂症咨询
应收账款催讨
 
当前位置:首页 > 侦探新闻 > 一位19世纪的女侦探,能破解21世纪的女权迷思吗?
 
一位19世纪的女侦探,能破解21世纪的女权迷思吗?
 

 在十九世纪的伦敦,伊丽莎·斯嘉丽从小与侦探父亲相依为命,并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各种侦探技巧。某天,父亲意外过世留下一屁股债,为了挣钱,也为了自己从小的理想,斯嘉丽小姐决定成为一名女侦探。

当一位维多利亚时代的淑女自我介绍是一名“女侦探”时,所有听到的人都会不自觉地表示疑惑,甚至嗤笑出声。在那个女性连投票权都没有的时代,斯嘉丽是一个异类,为了让自己的侦探才能为人所知,她向自己青梅竹马的好友,也是其父亲的学生,威灵顿公爵求助。
通过公爵在苏格兰场的权力,斯嘉丽得以有进出殓房,翻阅案卷,审理犯人的“特权”,但这也让她处在了一个矛盾的境地中:她在追求两性在公共事务的平等待遇,却也同时依靠男性特权而生存。
比起解决案件,《斯嘉丽小姐与公爵》中体现出的女性主义叙事,似乎更值得探讨。
一位活在男人世界里的女侦探
在外表上,斯嘉丽是一位非常优雅的维多利亚时代女性,但在思维上, 她却和当代的女性一样,勇敢,好动,会愤怒于社会的不公,也会迷惑于究竟该以什么方式实现自己的理想。
斯嘉丽无疑是一名幸运儿,她有一位愿意让她接受教育的父亲,和一位支持她当侦探的男性朋友,这让她与同时代的女性相比,有更自由的发展空间。
《斯嘉丽小姐与公爵》的编剧兼执行制片人蕾切尔·纽(Rachael New)在接受PBS电视台委托,制作这部剧的几年前,就一直在考虑这个人物该如何创作。
这位曾经为《马略卡档案》和《格兰特切斯特》等推理剧写过剧本的女编剧,一直有一个想法:想创作一个女版夏洛克·福尔摩斯——并不是单纯的性转,而是一位与这位著名侦探一样令人印象深刻的维多利亚女侦探。
女主角的名字伊丽莎·斯嘉丽,来源于《傲慢与偏见》与《飘》中的两位女主角伊丽莎白·班内特和斯嘉丽·奥哈拉。在伊丽莎·斯嘉丽身上,也能够找到与这两位著名文学人物相通的特质,例如事业上的野心,以及与男性相处的技巧。
而将这名女侦探置于19世纪的伦敦,是凸显其身上“反社会”特性的一个好办法。
在查阅了19世纪伦敦的女性生活史后,蕾切尔发现,当时的妇女会因为各种莫须有的罪名而被关进精神病院。女性身上经常会出现的经前紧张、产后抑郁或更年期,都被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认为是精神疾病。
除此之外,就像本剧首集剧情中所描写的一样,当妻子反抗丈夫时,丈夫也可以以精神疾病的理由,强制将妻子关进医院中。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一个进步的、有抱负的女人无疑是“反社会”的。她拒绝循规蹈矩的生活,想要实现财务独立,自己养活自己。与此同时,她依靠的是一个冷静的头脑,是一份在当时的认知中,基本上只能由男性来完成的工作。
虽然斯嘉丽小姐在每一集中都贡献了相当精彩的推理成分,但显示一个侦探的聪明才智似乎并不是创作者的主旨,展现一个女人如何活在一个男人的世界里,似乎才是本剧的核心。
一名“超现实”的女性主义者
当时的女性平权运动与女性受到的社会歧视被编剧巨细靡遗地写进剧本中,《斯嘉丽小姐与公爵》有着明确的女性主义表达欲望。
剧中多处给出了强烈甚至显得有点刻意的提示,来渲染女性的生存不易。比如第一集出现的古板老妇人,尖酸刻薄地将骑自行车的女人与世风日下划等号。以及每一位斯嘉丽在查案中的男性角色,都要对她的侦探角色进行嘲笑,并提醒她某些地方女性禁入。甚至斯嘉丽的侦探社,也是以男性的名字命名。
与此同时,她本人成为女侦探的做法,似乎并不受女性欢迎。
剧中,当斯嘉丽在一名男性警察的陪同下,共同审问一名温和派女性参政运动者时,那位比斯嘉丽年长的贵妇相当高傲地表示,“就算我知道,我也只会跟真正的男警察透露。”
当她带领警察找到一名试图炸毁一所政治家俱乐部,来实现女性参政诉求的年轻女权主义者时,对方愤怒地将其斥责为与男性为伍,“背叛大业的人”。
在第一季中,当斯嘉丽试图争取社会对自己的认同时,她的盟友几乎都是男性。不管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威灵顿公爵都是能给予斯嘉丽最大支持的人。虽然公爵并不认同斯嘉丽从事侦探工作,但当斯嘉丽提出请求,公爵却也很少拒绝她。
值得注意的是,公爵不认同斯嘉丽侦探工作的理由并非出于性别刻板印象,而是担心斯嘉丽遇到危险。尤其在斯嘉丽的父亲死后,公爵便自然而然地,将斯嘉丽纳入了自己保护范围之内。
也是出于这种心理,当斯嘉丽的黑人线人来家里找她时,公爵才会试图用钱把来人打发走。
在第一季的大部分案件中,斯嘉丽都在试图向公爵证明,自己是一名出色的侦探,自己能够独当一面。
这或许不仅因为公爵的社会地位,而是两人之间的有些类似于“父女”的感情。威灵顿监管并照顾着斯嘉丽,而斯嘉丽每次发表自己的看法,都要小心地维护着威灵顿的自尊心。
更复杂的是,这种“父爱”关怀与他们之间的性张力共存,但从第一集到第六集,他们都在有意地忽视这种张力。这让两人之间的争吵往往成为剧情中喜剧元素的来源。
除了一名老派的公爵,斯嘉丽还有一名“不合身份”的帮手。一名来自西印度群岛,镶着金牙,案底累累的 黑人皮条客。斯嘉丽曾威胁要放火烧他,而他也曾将枪口对准斯嘉丽。
一名少数族裔的边缘人士选择与一名女性结成同盟,在一部女性主义的剧集中,这样的剧情设置自然也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在。
此外,斯嘉丽曾经的订婚对象,一名软弱的“妈宝”男,在拒绝与斯嘉丽结婚后,反而成为了斯嘉丽在探案上的帮手。
这个由当代女性创作者所虚构出来的19世纪女性,带有一种与旧社会格格不入的先进思想。
然而,与其说斯嘉丽身上反映出进步女性的特点,倒不如说,在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中。斯嘉丽更像是一个“超现实”的女性运动者形象:聪明、冷静、美丽,有两性平等的意识,并愿意且擅长利用男性的优势,来实现自己的诉求。
随着斯嘉丽的男性同盟对她愈发“忠诚”,斯嘉丽的侦探生涯也越来越如鱼得水。比起第一集中丈夫为了妻子的遗产,而将其合法地关进精神病院所带来的震撼,本季结尾挥之不去的,反而是一种超现实与超历史的飘渺感。
你几乎会怀疑在第六集当中,斯嘉丽小姐已经穿越到了更平等的现代,不过是还穿着当时的服装,在进行一场复古的表演。
或许是因为这种虎头蛇尾的女性意识表达,国外有位影评人也相当讽刺地在自己的文章结尾评论道,“这是一个笑话,只是每个演员都板着脸在表演罢了。”
 
Copyright ©2004-2017 上海奥智商务调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内容: *
称呼: *
电话: *